打招呼

衛兒興奮地告訴我,車門邊有隻蚊。我說:「噢!是嗎?!你有冇同牠​打招呼?」
衛兒揮揮手,說:「有啊!Hi,蚊蚊!」
我笑了笑,再問​:「咁蚊蚊有冇應你,和你打招呼啊?」
衛兒望住隻蚊,然後認真地說​:「媽咪,蚊蚊無手架喎!」
(兩歲又四個月)

張貼在 兩歲的快樂 | 發表留言

爛Gag

洗澡後,我喜歡邊幫衛兒抺身,邊說個創作故事。
這晚,我在說蜘蛛因待人友善而得奬的故事。
隨口問衛兒:「你知道蜘蛛攞左乜奬嗎?」
衛兒想了想,認真地答:「拐杖。」

張貼在 兩歲的快樂 | 1 則迴響

佻皮的兩歲

漆黑的房間裏,只有正準備睡的你和陪你入睡的我。
「衛兒,不要用手敲打圍欄啦!快點睡吧!」我說。
你聽見了,頓了頓。但未幾,叮叮噹噹又再響起。
「衛兒,把手手收好,不要再玩了。」我再說。
這次你好像沒有聽見我的說,繼續叮叮噹噹,在夜裏那聲音特別響亮。
「衛兒!」我叫道,語氣開始帶點硬,實在有點生氣。怎麼不聽話?好好地安睡呢?!
「媽媽,那不是手,是腳啊!」衛兒說。

漆黑中,我彷彿見到你佻皮的笑臉。

張貼在 兩歲的快樂 | 1 則迴響

We Love

大概自一歲半起,衛兒一如其他小朋友,踏進Trouble two,讓所有父母都頭痛的年紀。他由一叫二哭三滾地,進至之前的稍有不滿除了哭吵之外,更會亂丟東西。本來說話能力已是相當不錯的他,發脾氣時就怎麼也不說到底問題出在哪裏,只會重覆地說不要這樣不要那樣,總之甚麼都不要,甚麼都不是,甚麼都不順心。許多時候,我們會先好言安慰,望可安撫下他的情緒;若不果,我們則由他自我發洩,待情緒渲洩過後,才來個擁抱,慢慢說道理。

無論日間如何吵鬧,如何難過,如何生氣,每夜臨睡前,我們都會和他說:「GOOD NIGHT!I LOVE YOU」他則會回應一句:「YES, I LOVE YOU.」

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張貼在 兩歲的快樂 | 發表留言

沖涼時的煮飯仔

Wes一邊沖涼一邊玩煮飯仔。他勺了一杯水給我,說:「媽咪,飲薯仔湯啦!」我接過後,作狀地喝了一口:「很好喝啊!」WES滿​意地笑。我繼續幫他沖涼,隨手就把杯中的水淋在他的身上。WES​呆了呆,驚訝地看着我,說:「薯仔湯淋係身度?!」Oops!S​orry!是我不夠入戲。

張貼在 兩歲的快樂 | 發表留言

給孩子最好的禮物—圖書

汪培珽在《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》的序中有句話,大概意思是父母要陪孩子玩,追着他們跑,其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,那倒不如拿本書,大家靜靜地坐下,一起讀,孩子喜歡又不累人。這話實在說到心坎裏。

自懷孕後,孕期的疲倦教我如患上渴睡症,分分秒都可以入睡。若每天下班後,還要陪着衛兒通屋走,我想我會虛脫。

衛兒雖然活潑好動,性格外向,但對於看圖書,對於聽故事,從不抗拒,反之,非常熱衷與投入。每天,他都有好幾段閱讀時間。大部分都是他自發地想看圖書,便去看,一看便是半小時以上。有時是我們沒空陪他時,著他自己去找本書看看,他也極為樂意。

兩歲前,我們都喜歡買玩具給他。現在我們把買玩具的錢省了,多了買圖書,各式各樣各種類的圖書。從他收到新書時閃閃發亮的眼神,我知道我們買對了禮物。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兩歲的夢醒時分

小朋友近來頻頻夢醒,醒後分不清現實與夢境,大概是大腦分泌的調整期所致。

~ ~

早幾天,他便在惡夢中醒過來,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,大叫大哭,甚麼也說不清。不論我們如何安慰,如何解說,都無法停止他的尖叫與哭聲。唯待三、四分鐘後,情緒發洩過後,人冷靜下來了,才慢慢和他分析。

到底是怎樣的惡夢,令他如此失控?他說爸爸媽媽不見了,找不到爸爸媽媽。想起自出娘胎,我們一家三口不曾分開過。難怪分離會讓他如此難過。

一切都只是夢境,不用怕。

~ ~ ~

惡夢有時,美夢也有時。而美夢多是圍緒食物。

有次,他醒來第一句便問我:「媽咪,你剛才在吃甚麼?」
剛被他弄醒的我,還未回答,他已搶着說:「你吃薑薑啊!」
噢!我知道,他夢見了我在吃薑。
「是嗎?你發夢見到我吃薑,對嗎?好味嗎?」我說。
他想了想,說:「好好味啊!」

~ ~ ~

專家說作夢是大腦發育連線的里程牌。

孩子,祝你惡夢遠離,好夢無數。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